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骤雨初歇在线阅读 - (四七)小熊姜茶

(四七)小熊姜茶

    ??事情结束比想象中快,两人离开警局的时候,还能看见最后的夕阳。她们牵着手在附近的公园散步。这里名为公园,其实只是一道曲折幽邃的赏花长道。现在不是花期,树木只见青黄的颜色,在夕阳里愈发暮气沉沉。

    ??小钟感受到周日午后特有的哀伤。天气这样好,明天她却要回去坐牢。她在临水的红木栏杆边停下脚步,望着江面吹风。

    ??“走累了?”大钟问。

    ??“小时候,站在这里能看见一大片水,没有对面的楼房。我还以为这该是一座湖,甚至是海,暗暗想水的对面会不会有不同的世界,在脑子里编了好几种版本的奇幻冒险故事。后来江被填,高楼盖起来,神秘感消失,我好像就变得不会幻想了。水的对面也是城市,钢筋混凝土的森林。长大就是这样的过程,发现世界和想象中很不一样。美丽的事物日渐磨损,梦想实现就破灭。”

    ??大钟来她身边,压下被风扬起的围巾,“小钟的确像异世界冒险故事里的主人公。”

    ??“为什么?哪里像?”小钟已经对拐弯抹角的讲话方式很敏锐,一下转过弯来,“你该不会想说我很中二吧?”

    ??“不是中二,是有种这个世界里的人很难具有的气质。”

    ??翻译:小钟像外星人。

    ??她很难认为这样的话是在夸自己,将他的围巾在手中揪紧,威胁着问:“什么气质?”

    ??“不想告诉你。”大钟也揪住围巾的一截,与她较劲。

    ??小钟用力拽围巾,他却忽然松了力气,害得她往前一跌,撞在他怀里。她顿时惊得思绪放空,说不出话。僵持许久,她松开捏着围巾的手,搭在他肩上。

    ??大钟顺势探问:“去我家?”

    ??她也顺水推舟地点头。

    ??回程的路上,小钟想起网游开服时的旧事。四个人组队过剧情,过到一半,小钟便退队离开。同样的剧情她在内测时已经过了一次。前方的离魂野将是梦结束的地方,主角陷入低谷又绝境反杀,终于找到信仰,执剑战斗的意义。

    ??也是在这里,玩家失去了一路相伴的挚友,在异世界,睁开眼第一个遇见的人。以前她总给玩家惹各种麻烦,任务栏里挂满鸡飞狗跳的问号和叹号。但她永远只是挠头,不好意思地嘿嘿笑。这次她终于有底气说,自己不再是拖后腿的那个。

    ??故事的反转很精彩,这一段也是整部剧情的最高光,赚足惊叹和眼泪。然而摔碎以后刹那的闪光,小钟不忍看,宁可去做那些零碎的无聊日常,听她用锅碗瓢盆在雨中的破庙敲出乐曲。

    ??停在这里就很好,就像她们现在这样。明知话说开了,两人的关系才算真正跨过这道坎,步入新章。但是反过来,不去面对现实,能拖则拖,却最长久地留住彼此。

    ??到家正是饭点,两个人累得一塌糊涂,很快决定晚饭是烩饭。简单炒好中午腌制的虾仁,加上时蔬与什锦菜,在电饭煲里闷成一锅炖,小钟就扑在床上,呼呼大睡等饭吃。大钟毫不反抗被她当成抱枕,身上的厚衣服也来不及脱。这次小钟没有很快入眠,但他唤她的时候,她没有应声,装作已经睡着。

    ??再醒来,怀抱变得热乎乎。汗意在凌乱的床褥间留下一片潮晕,山茶花洗发水的气味化成温软的体香。大钟睡得很熟,像猫猫一样仰着下巴,微蜷四肢,睡颜愈发显得面白唇红。她摸了下他的额头,被滚烫的热度一惊。

    ??小钟缺乏照顾病人的经验,不知该由他歇着,还是先唤他起来,吃饭,吃药。自己生病的时候是怎么样呢?大约会丧失食欲,就算勉强自己吃,最终也是吐出来。但退烧药一定得吃,不然太难受了。

    ??她试图将大钟摇醒,大声喊叫:“喵喵,起来吃药。”

    ??大钟翻身成头朝枕头里的角度,不清不楚地嘟囔一声,看样子一点都不想起床。

    ??小钟拖着他的手臂将人翻面,拽住衣领威胁,“不起来我脱你衣服了。”

    ??平卧的大钟没有应答,依然是任人宰割的模样。小钟还没有残忍到真要落井下石欺负他的地步,无措地呆愣住。过了好一会,他费劲地将被子拽回来,裹住自己,咳了几声清嗓,有气无力道:“我想再睡会。你快吃饭,别饿着。”

    ??“药放在哪里?”小钟板起脸问。

    ??仿佛被她照顾是一件分外不该的事,大钟许久才作答,“书桌,左边,第一格柜子。”

    ??小钟很快端着温水和药回来。他分外配合地起身吃药,有些夸张地道谢,说她实在帮了大忙。但她挂心着刚才发现的秘密,没能应景地笑出来。

    ??小小的柜子里塞满形形色色的药,不熟悉的人实在没法一眼找到其中退烧药。小钟一不小心就翻出来了不得的东西。一份效果很强的止痛药,开于昨年,标签上写着他叁十周岁整。还有许多不同品种的西药或中成药,主治的方向方向有两个。他曾患过怎样的病,程度如何,一清二楚。

    ??他比他看起来的样子虚弱多了。

    ??“我就拿了退烧药。”小钟道。

    ??大钟后知后觉地明白,她应该注意到了柜子里有什么,愣了一刹,道:“退烧药就够了。”

    ??小钟望着他的表情,忽然觉得很有趣。明明没有习惯另一个人的亲近,嘴上也还在客气,理智却极力强迫自己尽快习惯。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放任她在自己的家里四处乱跑?眼下的气氛仿佛小钟问手机的密码,他也会很爽快地说出来。

    ??他的心境已经到这样的年龄,没有什么好刻意掩藏,她想看都可以坦坦荡荡给她看。他可以不再小家子气地固守一个需要空间的自我,而是宁可将自我延展开来的边界交给亲近之人。这点太有老男人的味道。小钟肯定做不到。

    ??“再坐一会。坐一会就会有精神的。”她死死地盯住他。

    ??大钟恋恋不舍地拂她的脸,口中却道:“既然生病,晚上就不能留你了。”

    ??“反正我也没打算留下,少自作多情。”话语脱口而出。小钟仍旧没从青春期的躁狂里毕业,不能坦率表达自己的心意。她原本只想劝他好好休息,话出口却变成另一种模样。

    ??没能说出口的关怀,一直牵肠挂肚地留到第二天。

    ??小钟以为他会没法来上班,但他还是抱病来了。一下课,他那狼狈的模样就成为女子会的话题。

    ??“钟老师生病了。”

    ??“不就是生病,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没看见他脖子上,那么大个红印子?”

    ??“果然是那个吧。”

    ??“肯定是。”

    ??“做得好激烈。”

    ??“不会是操到生病的吧?”

    ??“他看起来好像一个易感期的Omega。”

    ??轮到一直没说话的小钟发言。她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随口敷衍:“你们说得都对。”

    ??原来大钟戴围巾是因为脖子上的咬痕。警察看到问起来,他要解释不是打架的伤,的确麻烦。

    ??雨然把小钟的帽子揪下来,“不对劲啊,小钟。怎么才一个周末,你连他的事都不关心了?莫非是有了新欢?”

    ??“我哪里关心过他?你不许造谣。”

    ??有这么明显吗?小钟一直以为这份心意没人知道。没想到被雨然的一句玩笑话说破了。

    ??“这样子更像是失恋了。”贞观看看小钟,又看看雨然,弱弱道。

    ??小钟被这群乱找症结的庸医气到,支棱起来道:“哎哟,别瞎猜,没有失恋。就是好像……人有点难受,感冒了。”精神不过几秒,她又蔫下来,“你们聊,我听着。”

    ??接下来,生病的小钟变成众人关切的重点。

    ??“趴着睡觉最好不要戴口罩吧,会呼吸不畅。”

    ??“换季降温就是很容易感冒,以后可要多注意啊。”

    ??“你要不要去请个假?”

    ??小钟摇头。她觉得听女子会闲聊日常的时光很幸福,不想回家变成孤零零的。

    ??只是浑浑噩噩地熬到晚上,眼看着就要放学回家,小钟却因为没有独自回家的信心,熬不住了。

    ??她从桌子底下翻出上个月贞观给女子会发的小熊姜茶,想出去泡一杯顶着,却抱着空杯子飘到了数学办公室。

    ??第一节晚修的数学办公室时常很忙,尤其是考试前后,会有很多人过来问问题。大钟身边倒没什么人,同学们应该都知道他病了。

    ??“你好点了没?”小钟问。

    ??“吃退烧药就好了。”

    ??他的面色少了些元气,仍然一眼看得出是病人。

    ??小钟忽觉自己该更有前来慰问的诚意,将原本准备自己喝的姜茶塞给他。太多人在,她不好说太亲昵的话,就一句话也没说,飞快把手收回,装作无事发生。

    ??现在她可以没有心理负担地讨药了。

    ??“我……能不能……问你要两粒退烧药?”

    ??大钟将剩下一半药板都给她,“我刚吃过,晚上用不到了。你拿去吧。”当她伸手接过,他又压低声音道了声抱歉。

    ??他觉得感冒是从自己传染过去的?但也有可能是小钟传染给他?只是老男人抵抗力差,发作更早。两个人黏着那么久,还淋过雨,一起病了也毫不奇怪。命运想让她们一起做浑身湿透的小狗。

    ??“实在不行,请假回去歇着吧。”

    ??在她准备揣着药回去时,大钟又道。

    ??小钟摇头,“本来快放学了,不差这一会。”

    ??“明天呢?”

    ??“明早起来再看,实在不行再请假。”

    ??他都还在抱病上班,小钟不想做先拉胯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