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让你吃播还债,你复兴了星际农业在线阅读 - 第70章 谁还不会磕CP!

第70章 谁还不会磕CP!

    等成年东北虎走后,陈粟和陆风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座海岛的高等级动物真的很多,而且这只东北虎还会兽人的语言,难道这座海岛上面还有其他的人?”

    陈粟没有直接回答陆风的问题,而是岔开话头。

    “海岛上面星能充裕,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动植物都富有星能,会说话的东北虎并不稀奇。我们收拾收拾野兔,回去给我们的小幼崽做麻辣兔头。”

    陆风见她不回答也不深究,任劳任怨的捡起地上的野兔。

    这会糯米团子的治疗已经结束,陈粟打开医疗舱将它给抱出来。

    “刚刚那些东北虎幼崽给你和龙龙道歉了,等会我给你们做麻辣兔头,好不好?”

    糯米团子兴致不高,敷衍地点点头后,它就把自己的脸蛋埋在陈粟的脖子里。

    这好不容易养起来的毛毛,直接给咬没了,头上的包现在还有点没有消下去,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陈粟叹口气,抱着糯米团子等着陆风把地上的野兔收拾干净。

    回到稻田西边的驻扎营地,沈安带着许天意和王跃跃正在收稻谷,看见陈粟抱着糯米团子和它们一起回来,放下手中的工具,走过去询问缘由。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两小只和岛上的东北虎幼崽打架,给它们撑场面去了?”

    沈安见着糯米团子躲在陈粟的怀里,闷闷不乐,整只熊都在透露着不开心。

    “这是打输了?”

    小金龙听见输这个字眼,直接爆炸,跳到桌子上面,扬起小脑袋和沈安面对面说话。

    “小爷打赢了,它们不讲武德搞偷袭,弄伤小谷。”

    “我看看。”

    糯米团子紧紧地护住自己头上的帽子,抱住陈粟,不给沈安看它的秃头。

    沈安看见它这样扭扭妮妮的样子,原本的关心荡然无存,语气中带上一些训斥。

    “男子汉打架打输了,下次自己去找回场子,哭哭啼啼算什么。”

    陈粟感觉到糯米团子抱得更紧,她的肩膀上传来湿漉漉的感觉,连忙阻止沈安。

    “安哥你帮着陆风收拾下野兔子,这些可都是两小只的战利品。”

    “你等会跟着天意姐姐,或者去和龙龙玩好不好,我等会还要去做饭?”

    “小谷跟着姐姐好不好?”

    许天意安抚地摸着糯米团子的毛毛,只是糯米团子始终不愿意回头,也不说话,挣扎几秒钟,从陈粟的怀里下来,坐在地上偷偷地掉眼泪。

    陈粟叹口气,糯米团子这是丢了面子又丢了里子,被压着打,身上还没了一块毛,这会心里委屈得不行。

    “不去就不去,我们小谷吃香辣稻田蟹吗?”

    她端着香辣稻田蟹放到糯米团子的面前,蟹块的香气立马吸引了还在自怨自艾的糯米团子。

    “龙龙,你带小谷去遮阳伞下面吃蟹好吗?”

    “没问题,包在小爷身上。”

    小金龙带着糯米团子到遮阳伞下面,两小只坐在一张摇椅上面。

    “别不开心,明天小爷带着你去找场子,你也把它们压在地上打。”

    【真的吗?】

    “我们像电影里面演的一样,给它们套麻袋,我们没有麻袋,但是有鱼篓。偷偷打它们,薅秃它们,让它们搞偷袭。”

    糯米团子现在肉眼可见的开心起来,又恢复了往日的灿烂笑容。

    【龙龙,我好喜欢你,给你吃。】

    “我不吃,等你吃了我再吃。”

    【不要,一起吃,你不吃我就不吃。】

    小金龙拗不过糯米团子,拿起盘子里面的香辣蟹块,一块放到自己的嘴巴里面,一块递到糯米团子的嘴巴边上。

    陈粟带着许天意和王跃跃一起将陆风他们处理好的野兔做成菜品,开始他们在海岛上的第一场教学。

    “粟米,这些兔子都可以做成什么菜品呀?”

    “麻辣兔头、鲜锅兔、红烧兔肉,兔子的吃法还有很多,今天先做这三种。”

    “听上去就很期待,尤其是红烧兔肉,之前粟米你在食堂教的红烧肉就特别好吃。”

    陈粟将经过陆风他们剥皮和掏空内脏后的兔子拎过来,让每一只兔子头身分离。

    “也不知道它们被剥皮之前长什么样子?”

    “长这样。”

    沈安拎着一只还没有被剥皮,之前只是受伤昏迷的小白兔,突然出现在许天意的面前。

    “艾玛,吓死我了。”

    陈粟看着被吓一跳的许天意,还有一脸坏笑的沈安,恍惚间觉得这俩可以有故事。

    “啧,胆量真小。”

    “哪是胆量小,沈大哥你这突然出现,还没有声音,是谁都会被吓到。”

    “想养它吗?这只兔子没有觉醒生命种,但是看上去挺健康,养养还是可以,我想你们女孩子应该会喜欢,当然你要是不养我就把它放了。”

    许天意从沈安手中接过乖顺的小白兔,这毛茸茸的触感,洁白的毛发,红宝石般的眼珠子,白中带粉的长耳朵,细小卷曲的尾巴团,完全击中她的心巴。

    “太可爱了,我想养它,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养?”

    “问你后面的百科全书,他应该知道怎么养?”

    陈粟扯了扯身边王跃跃的衣角,眼睛在沈安和许天意之间扫过,后者心领神会。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兔子,它的饲养方法我确实不知道,沈大哥应该比较清楚吧?”

    ???

    “我这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

    “你觉得这是麻烦了,所以你是把一个麻烦丢给我了?”

    沈安再一次见识到许天意的生气脑回路,她这抓重点的地方都和常人不一样。

    “咳,我等会给你写一些注意事项,这只兔子还只是小幼崽,需要养得精细些。”

    “好,谢谢沈大哥。粟米,我先去给它包扎,就先不学做菜了。”

    陆风凑到陈粟的跟前,看见她眼睛里的笑意,借着拿兔子的假动作,贴在她的旁边。

    “你这是在磕cp。”

    ?

    王跃跃听见这话,没想到陆大哥也知道磕cp,这比他今天编脏辫还要让人震惊。

    “陆大哥也知道磕cp呀!!”

    “我是比你们大一些,但是也不至于活在空气里,咱们之间的代沟也没有那么大。”

    陈粟注意到陆风在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她,在心里回应:“和我的差距是不大,而且你还是弟弟。但是和人家跃跃差距不大,这可就有点昧良心了,三岁一个沟,这都三个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