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让你吃播还债,你复兴了星际农业在线阅读 - 第65章 农耕技术发展史(二)

第65章 农耕技术发展史(二)

    沈安穿戴上透明靴子,怀里抱着穿同款的糯米团子,头上还带着和糯米团子同款的帽子。

    “沈大哥,你的兽形是食铁兽吗?你们这样子好像父子。”

    沈安听见许天意这句话,从存储器里面拿出来一面镜子,抱着糯米团子在镜子前面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他都不可能和这个日渐圆润的胖团子,长得像父子。

    糯米团子也盯着镜子看,肉眼可见地眉头皱起,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它对着许天意嗯嗯啊啊地说话。

    【漂亮姐姐,我有漂亮的毛毛,他都没有漂亮的毛毛,大家伙三号才不是我爸爸。】

    “小谷这是在说什么?”

    “哼,它这是嫌弃上我了。”

    沈安轻揉它的小肚子,看它刚刚抓毛的手势,他猜想糯米团子这是嫌弃他没有毛了。

    糯米团子爽快地点头,认同沈安说的话,挣扎着从他身上下去。

    【是的呀,放我下去,我要去找龙龙。】

    “行行行,都是没良心的家伙。”

    在一旁榨汁装杯的陈粟听见这话,接收到沈安的眼神信号,谢谢有被内涵到。

    “现榨的西瓜汁、哈密瓜汁和橙汁,还有天意和跃跃钦点的苦瓜汁。大家可以先放到冷库保鲜区,等会会更好喝。”

    陈粟和沈安含笑地看着许天意和王跃跃,把小半瓶苦瓜汁揣走。

    昨晚点水果榨汁的时候,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从哪里找到的苦瓜。

    在陈粟的极力劝阻下,他们仍然一意孤行,非要第二天喝上这苦瓜汁。

    得了,她只好成全这两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

    联想到昨晚的能量屏障,沈安现在挺好奇他们要怎么去北部海岛。

    “小粟米,你打算怎么带他们过屏障,去北部海岛东侧的稻谷区?”

    “不去北部海岛,南部海岛东侧还有一块水田,成熟期晚于北部,刚好可以让他们体会人力割水稻的过程。”

    陈粟带着他们到达南部海岛东侧的稻田区,飞行器刚停稳,他们就撒丫子往外面跑。

    “我的天哪,这也太壮观了。”

    许天意和王跃跃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瞠目结舌,一望无际的田野上全是金黄色的稻穗,微风中送来稻谷的清香,一波又一波的稻浪连绵起伏,稻草人树立在稻田中,耳边传来蛙鸣。

    陈粟打开直播间,按照早先的计划,她直播教学,沈安教他们学习割稻谷。

    “大家好,这里是粟米直播间,我是粟米。现在给大家展示一下我们今天的直播地点。”

    当镜头转向稻田,粟米直播间的公屏弹幕足足有十五秒的时间是静止的,所有人都被眼前见所未见的风景所惊呆。

    弹幕

    【好美!!!】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植物的婀娜多姿。】

    【以前无法理解课本上的风景美如画,现在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

    【我好羡慕以前的兽人,好想穿越回到过去。】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言语的匮乏,一时之间我竟无法准确的描述出在见到这番景象的心情。】

    【不懂就问,粟米,这些金黄色的植物是什么呀?】

    陈粟从存储器中取出来一碗大米,将它们放到金黄色的稻穗之间,两者的色差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是水稻,大家看下我手中的这碗大米,它们就是来自这片稻田里面的稻谷,将外衣剥开后,就是我手中的大米。”

    她将其中一杆稻穗中的谷粒剥去外壳,露出里面的白色大米。

    弹幕

    【好神奇!!】

    【好想要一杆稻穗。】

    【粟米,这些是怎么变成大米的呀?】

    “在讲述水稻怎么变成我们吃的大米之前,我先来和大家粗略地讲一下月星农耕技术的发展史。从刀耕火种,石器助耕,铁犁牛耕,大型器械,到现在的机器人耕种。”

    陈粟接下来将所有的器具模型,从石器、青铜器、铁器、大型器械,到耕种机器人一一展示。

    “这是耒耜,耒是一根前头削尖的木头和短横梁,耜是后期发展起来固定在耒下方的骨制或者是铁制工具,用于翻整土地和庄稼播种。”

    陈粟将耒耜插入旁边的田垄,用脚蹬短横梁,再用力向下压耒,就成功地将泥土掀翻。

    “后来为了加快耕种速度,耒耜发展成耕犁,就是我脚边的这个工具。随着研究的深入,出现机器人耕种。”

    她将身后的胖圆圆机器人启动程序,这款机器人收割速度快且遗漏少,是奶奶研发出来的改良版耕种机器人,她逐一向观众介绍机器人的形态和功能。

    这款机器人以星能石作为动力来源,它的脚掌下方是悬浮设计,可以有效地防止陷入淤泥。

    它的身长不长,主要是为适应稻谷的杆长,太长它腹部的收割器就无法触及稻谷。

    腹部的一个收割器是开口状,通过吸力直接吸入稻谷颗粒到内置存储器,另一个收割器在后头,先通过星能光线收割水稻杆,再吸入嚼碎后,投到内置存储器,用作养殖肥料。

    弹幕

    【这叫粗略?历史课本都没有这么详细。(捂脸)】

    【老师发链接在群里说,让我们都学习学习。】

    【加一,老师说之前超古老文献在战争遗失,这部分内容粟米讲的很全面。】

    【妈妈问我在学习吗?在呀,我边看直播,边做笔记。】

    【我终于知道大人说的学可以不上,书不能不读的意思了。】

    【之前还有黑子说粟米学历问题,看看人家这只是储备量。】

    “给大家分享古代和现代的耕种方式,是想让大家感受到科技的力量。‘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讲述的是耕种的艰辛,接下来我为大家演示人力收割的方法。”

    陈粟拿起镰刀,一手抓住一把水稻杆的一半位置,一手用镰刀切割水稻杆的根部,割下来的稻谷放置在一旁。

    弹幕

    【好像没什么难度。】

    【看起来挺简单的,我觉得我也可以。】

    【肯定没那么简单,不然为什么粒粒皆辛苦。】

    【你们看这个姿势要一直弯腰,十分钟还行,要是数小时,估计腰都直不起来。】

    【对,还要手腕,肩膀用力,一天下来得全身酸疼。】

    “这个割水稻的动作确实很累人,而且大家可以看见这里的阳光并不强劲,但是以前的水稻的成熟期是在夏日高温的时间,汗流浃背才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