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让你吃播还债,你复兴了星际农业在线阅读 - 第59章 迎客面(一)

第59章 迎客面(一)

    月星:无人区海岛x号。

    许天意和王跃跃开着飞行器抵达护卫星,结果陈粟他们去主星采购,还没有回来。

    他们只好在199999号护卫星防护罩的外头,乖乖地等陈粟回来,放他们进去。

    等待的时间有一丢丢的长,许天意无聊地接通隔壁王跃跃的智脑电话。

    “跃跃,你觉不觉得我们两个像幼儿园放学后,等着被家长领走的小幼崽?”

    “噗嗤。天意姐,你这形容还挺生动形象。”

    “唉,也不知道粟米啥时候过来。”

    嘟嘟,许天意的智脑上接收到来自陈粟的信息。

    “粟米他们回来了,跃跃,我们该走了。”

    两人驾驶飞行器,进入云层后,打开遮挡能量板,从窗户往外面看去,洁白的云朵,湛蓝的天空,翱翔的飞鸟,底下是碧绿的海水,连绵的群山,金黄的沙滩。

    走出飞行器,清新的空气,脚踩在软绵的沙子上,两人感觉自己到了世外桃源,人间圣地。

    “天意姐,你掐我一下。”

    “你掐我一下。”

    啊

    嗷

    “是真的。”

    陈粟他们在看着许天意两个人在一旁互掐犯傻,笑着说道:“喜欢这里吗?”

    王跃跃已经目瞪口呆,嘴里只剩下惊叹和赞赏。

    “可太喜欢了,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地方。”

    “粟米,我可以去海里游泳吗?”

    “可以,只是要小心,里面会有鲨鱼这样的大型动物,一般情况下它不会主动攻击你,除非你身上带血。”

    “天意姐,我也去,我保护你。”

    “好勒,谢谢弟弟。”

    然后他们下一秒撒丫子在沙滩上狂奔,一个变身成蛇,一个变身成北极熊,都一头扎进海水里。

    两小只看见他们在海里浪里来浪里去,也跟在后面,站在岸边呼唤白白,想要去海里玩。

    “他们估计还要玩一会,安哥我们把刚买的帐篷先支开吧。”

    “行。”

    陈粟给他们布置好帐篷,还特地为他们分别挑选了舒适的大床和日常用品,谁看了不赞她这个老板一声好。

    许天意刚进入海底,就有小鱼小虾围绕在她的身边,表现地特别亲和。

    见此状况,她幻化成人身蛇尾,释放双手,轻吻和拥抱周边的动物们。

    “你们好可爱,我好喜欢你们,可是我都不认识你们。”

    王跃跃拉住许天意想要去触碰动物的手,将她护在身后,退后两米。

    “软乎乎,透明色,多条须,那个是水母,有毒哦。”

    许天意一脸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动植物学书本上的内容,里面记载了许多灭绝物种。”

    “那个不是大学的内容?”

    “这个是我初中的课外读物。”

    ???

    许天意现在更加震惊了,这就是天才吗?大学的内容初中看。

    “爷爷是帝国星际大学图书管理员,奶奶是大学教授,我从小泡在书里长大。但是也只限于涉猎浅层面的内容,了解基本的一些知识点。”

    “弟弟,以后出门你就是我的百科全书。”

    许天意拍拍王跃跃的肩膀,眼睛里都是欣赏和赞叹,这就是知识的魅力,在她的眼中王跃跃现在是闪闪发光的存在。

    王跃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腼腆地说:“我也没有这么厉害啦。”

    接下来,王跃跃一路上都在给许天意介绍海洋动物,她的眼神已经从赞叹,变成现在的习以为常,甚至涌现出好好学习的念头。

    两个人回到岸边,看见糯米团子和小金龙,手里都抱着一个木篓子,从里面倒出来许多的鱼虾。

    “他们手里的是鱼篓,地上那个应该是鱼箱。”

    许天意蹲下来,里面已经有半箱子的海货,最显眼的是海白虾。

    “小谷、小金龙,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我们在攒伙食费。”糯米团子在一旁点头附和。

    许天意颇有些疑惑,这算是在雇佣童工?

    “伙食费?你们还要交伙食费?”

    “对呀,大家伙二号说这叫自食其力。”

    “这些是你们今天的饭量?”

    “对呀。”

    许天意现在知道,为什么陈粟要教它们两只兽自食其力了,这妥妥是它们吃得太多了。

    王跃跃蹲下来,和两小只的视线在同一水平高度,逗弄它们。

    “那我们两个今天要交伙食费吗?”

    “不要,大家伙二号说了,你们今天是客人。”

    许天意抱起糯米团子,忽略掉它身上的海腥味,扰扰它的小肚皮。

    “那现在客人要回去了,你们陪我们回去吗?”

    “好。”

    王跃跃把小金龙放到肩膀上,背上鱼箱跟在许天意的后头。

    他们回到驻扎地点,粟米已经开始今天中午的直播。

    粟米直播间【团团圆圆,长长扁扁,清汤麻辣,口味多多。】

    弹幕

    【酷,我又是第一。】

    【帅,又没抢到第一。】

    【粟米,大哥今天来吗?】

    【别老问问了,大哥来了,粟米会和我们讲。】

    “大家好,这里是粟米直播间,我是粟米。今天的直播内容大家可以猜一猜,和之前饺子习俗有关系哦,它们在一句俗语中是一对反向的存在。”

    弹幕

    【猜不到,我更关心奖励是什么?】

    【放弃挣扎,我还是努力赚钱,买奖品。】

    【没出息,没志气,不像我努力自己做。】

    “前排的宝子们别丧气呀,今天的奖励可是酱牛肉,酱香四溢,肉香扑鼻。”

    陈粟将沈安做好的酱牛肉端到镜头面前,还用手扇一扇,让香味飘散的更快。

    弹幕

    【粟米宝贝,你不讲武德。】

    【美食的诱惑,无法抵挡。】

    【我这就去翻书。】

    【粟米,下一期直播的内容做酱牛肉好不好?】

    “可以做酱牛肉,但是具体在哪一期的直播,还需要看具体的情况。”

    陈粟等在直播间公屏前,一边准备等会需要用到的配料,一边注意直播间的动向。

    大部分观众在努力的找答案,一小部分观众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完全就是放弃抵抗的状态。

    “还没有宝子猜出来吗?这个真的不是很难猜的,难道今天的牛肉酱就要砸在我手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