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让你吃播还债,你复兴了星际农业在线阅读 - 第57章 简易版烤鸭

第57章 简易版烤鸭

    陈粟抓住鸭子,满屏幕都是鸭子嘎嘎乱叫的声音,迅速地抽刀放血,拿碗接血。

    “这些鸭血不要浪费,随后我可以教大家用鸭血做菜品,比如鸭血粉丝汤,酸辣鸭血。”

    弹幕

    【期待新菜品。】

    【我不敢给鸡放血,它翅膀扑楞扑楞。】

    【之前榴莲炖鸡,我硬是满大街抓了两小时的鸡。】

    【笑死我了,鸡都抓不到,你好废物,兄台。】

    【哦,您好棒棒哒哦!!(白眼)您是力拔山兮气盖世,我是弱柳扶风拔杨柳。】

    【哈哈哈哈,楼上是懂嘲讽的。】

    陈粟看见公屏上的网友,还在讨论给鸡放血的那一步,这还是杀少了,没经验呀。

    “给鸭或者鸡放血的时候一定要把它的翅膀交叉,这样就抓住了它的命脉脉搏。”

    陈粟将放好血的鸭子,先过冷水浸湿鸭毛,再将鸭子放入水温在70c,并且加入食盐的热水中,之后快速给鸭子拔毛。

    弹幕

    【粟米,慢点慢点,水热咱不着急。】

    【拔毛的样子好无情。】

    【鸭鸭这么惨,我今天一定要大快朵颐,才能对得起它的自我牺牲。】

    【鸭鸭说我做鬼鸭也不会放过你。】

    “过热水拔毛讲究的是速度,所以我带上了隔热手套,不用担心会被烧伤。”

    对于特别细小的毛发,陈粟把它们们都交给机器人,这工作它们做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现在我们来给它开膛破肚,清理内脏,剥离食管和气管。这些内脏要用盐清洗干净油脂和血,之后可以用来炒菜吃。接下来给烤鸭清洗干净内部,缝合尾部,再从割喉的地方用充气设备吹气。”

    鸭子像气球一样鼓起来,表皮光滑,摸上去紧致有弹性。

    弹幕

    【我刚刚脑抽用嘴吹气,呕.....】

    【兄弟,你咋想的,光是处理内脏我都受不了。】

    【别说了,有画面了。】

    【我试了一下用嘴吹,本人体验,后悔非常后悔。】

    陈粟看着公屏上一溜烟的用嘴吹,这届网友都是咋想的?

    “吹鸭子这一步骤,我们最好还是交给工具,这样吹起来的鸭子,在烤制之后才会达到预期。”

    接下来,陈粟用白醋掺和的热水给鸭子泡温泉,七上八下,略微地烫一烫鸭皮,目的是让皮肉更加紧实。

    要想鸭子的色泽光亮,就需要给鸭子挂糖色,即用白糖和水稀释后,交管在线鸭子的表面。

    做好这些准备工作,陈粟将鸭子放进风干箱中,加速鸭子表皮水分的蒸发,风干后的鸭子表皮比较脆弱,这个时候要比较小心。

    之后去除鸭掌和鸭翅,再给鸭子内部填充支架,确保鸭子不会变形。

    在放入烤炉之前灌入一定量的冷水,确保烤制成功之后的鸭子,可以做到外酥里嫩。

    弹幕

    【原来烤鸭这么麻烦。】

    【这前前后后粟米提出来,放进去得好几次了吧。】

    【这还是简易版本的,要是真的古法烤鸭,步骤得更多吧。】

    “其实还有最最简易版的烤鸭,就是用烤箱去烤,但是味道上肯定是烤炉的更胜一筹。大家可以自己在家里先尝试用烤箱做烤鸭。”

    陈粟打开烤炉,烤鸭的香气扑鼻而来,她的肠胃没有忍受住诱惑,然后它叫了。

    弹幕

    【哈哈哈,我听见了什么?】

    【巨响如打雷。】

    【讲实话,我的肚子也叫了。】

    陈粟看着公屏上面都是调侃她的话,实在是有点社死。

    当然,解决尴尬的最好方法是遗忘尴尬,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将鸭子和鸡从烤炉中取出来。

    然后,她片好一整只鸭子,拿出准备好的卷饼和蘸料,坐在镜头前面开了今天的吃播表演。

    “真香,看看这个鸭皮油光滑嫩,看看这个卷饼味道层层深入。”

    弹幕

    【粟米,你变了。】

    【粟米,我们错了,快开放试吃位。】

    【粟米,做个人吧。】

    “哎呀,我这还在长身体,哥哥姐姐们体谅下我咯。”

    陈粟并不是故意要美食诱惑他们,实在是她太饿了,感觉毒素清除之后,她变得不耐饿,身体里的星能流逝的速度变快了一些。

    吃下三四片,喝下一碗沈安提前备好的鱼汤,陈粟这才有一分的饱腹感。

    她将剩下的鸭子都片好放在盘子中,再送到指定的传送位置。

    “现在我们开放试吃位,烦请抢到试吃位的小可爱们,在公屏留下你们的试吃体验。”

    陈粟刚下播,就接到陆风的视频电话,心里疑惑,这是挑着时间打来的,不给吃饭时间吗?

    “酱厂和面粉厂的设备,发发工厂送过去了,宋承那边的意思是你先做样品,送月星卫生管理局检测,确保证件齐全。”

    陈粟见到与她沟通细节的人还是陆风,忍不住问出想问的话。

    “宋承是对我有意见吗?”

    陆风愣住了,这话头怎么转到宋承身上。

    “怎么说?”

    “每次沟通都是你代劳,明明可以直接和我联系呀,这不是对我有意见?”

    在陆风旁边的宋承听见这话,赶忙出现在镜头前面,澄清自己的清白。

    “我可不敢。”

    陈粟被飘到镜头前的人头吓一跳,背后议论人被当场抓包,简直是脚趾抓地的尴尬现场。

    “你在旁边啊?”

    陆风把宋承拨到一边,神色颇有些不自然,两人镜头外的手还在暗暗较劲。

    “他刚从卫生间回来。”

    “哦,这样呀。下午我让刘山的快递车队送过去。”

    “好,你身体有没有其他异常的情况出现?”

    “目前没有,我先吃午饭去了。拜拜。”

    月星:指挥官府邸。

    宋承在陈粟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就再也忍不住,在一旁无情地嘲笑陆风。

    “哈哈哈,让你次次都要抢着通话,还专门挑着吃饭时间打过去。”

    陆风一个眼刀过去,冷冷地开口:“下次中午你别过来蹭饭。”

    宋承立马收起笑容,假装咳嗽:“下午还开会,我先走了。”

    他站起身,想到一些建议,又走回来两步,拍拍陆风的肩膀。

    “虽然我没追过女孩子,但我觉得不该是你这样,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