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让你吃播还债,你复兴了星际农业在线阅读 - 第25章 神秘空间&神秘人

第25章 神秘空间&神秘人

    没做过多的停留,陈粟赶忙从防护罩出来,回到陆风身边。

    “你怎么样,刚刚看你一直很痛苦,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在哭,哭的很惨,她的身边也像这样全是白骨。”

    脑袋又是一阵刺痛,陈粟停顿下,喘着粗气,平复后继续说道。

    “似乎是在一场战争中,有打斗的声音,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在哭。”

    “会不会屏障里面有让人产生幻觉的东西?”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陆风,我觉得那就像是我自己的记忆一样,就像亲身经历了一遍。”

    “我先去树荫下休息一下,等会再去一趟,我现在头像针扎一样疼。”

    陈粟只不过走了两步,直接晕倒在陆风的怀里。

    陆风背着她到一旁的河流,能听见她的嘴里念念有词,但是具体的内容听不清楚。

    下午两点,陈粟还没有醒来,但是她的嘴里不再嘀嘀咕咕,睡得很安稳。

    下午四点,睡了将近三个小时的陈粟终于醒来。

    “我睡了多久?”陈粟敲敲还在胀痛的脑袋。

    “三小时,你先喝了这碗汤。”陆风将手中加了普通修补液的菜汤递给陈粟。

    “我想再去一次。”

    “身体撑得住吗?”

    “可以,再给我喝一碗菜汤,你手艺进步不少。”

    再次看见这漫山遍野的白骨,陈粟心里更多的是悲伤,自心底涌上来,难以抑制。

    “这次我打算去上边的山洞里看看。”

    “拿上,以防万一。”陆风将火眼星能枪递给她。

    陈粟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白骨,现在这些白骨对她而言就是一群生命。

    她沿着崎岖的山路往山坡上的洞穴走去,越靠近上方,越能感受到山洞外溢的星能。

    不知道是不是白骨太多,整座山多是杂草和砾石,看不见一颗高耸入云的大树。

    山洞的星能阻挡她前进的脚步,体能消耗得很快。

    太累了,陈粟停下来歇一歇,她从储存器中拿出恒温箱,里面是陆风特地为她准备的菜汤。

    喝完菜汤,补充体力和星能后,她站起身,头晕目眩的感觉瞬间袭来。

    凭借士兵的本能,迅速抱住脑袋,减少伤害。

    山坡很陡,底下全是大石头和碎石,要是撞到脑袋,真是要交代在这里。

    但是,咯嘣,脚崴了,摔下去之前陈粟脑子里只剩下。

    【幸好没摔到头。】

    陆风看着她一阵恍惚,从山坡上一路往下滚,滚到他的脚边,晕死过去。

    但是刚刚好隔着一道屏障,只能看不能碰。他的心里焦急,却又无能为力。

    观察过后,她的身下没有大片的鲜血流出,脑袋和脸没有受伤,就是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被碎石划伤。

    陈粟摔倒后,陷入昏迷,又再次进入了上午的梦境中。

    她惊奇地看着对面的小女孩,是之前见过的那个小女孩。

    这次她很清楚地看见了小女孩的脸蛋,小小年纪就初见美人风华,同时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张脸蛋。

    陈粟观察周边的环境后,确认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正好是她刚刚滚下去的山坡,山坡上同样被能量护罩所包裹。

    但不一样的是,这山坡周边还有许多茂盛的花草,百花齐放,俨然是一片花海。

    陈粟想去和小女孩打招呼,询问她关于梦境的事情,但小女孩貌似看不见她,甚至目光呆滞,整个人就像一只木偶。

    小女孩穿过陈粟的身体,向着前面的一团黑色的东西跑去。

    陈粟停顿片刻,看向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心脏一瞬间刺痛。

    疼痛过后,她连忙跟在小女孩的后面,蹲在小女孩旁边,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个人。

    小女孩用胸针把自己的指尖刺破,将血滴在男孩的额前,紧接着她们面前的屏障打开一个口子。

    男孩跟在小女孩的身后,小女孩走在前方依然是一副失了神智的样子。

    画面一转,小女孩不再出现,而小男孩将一串贝壳吊坠,交到一个全身都隐没在黑袍里的人手上。

    只见黑袍从周身涌现黑色的星能,他升到半空中,右手释放星能,贝壳吊坠浮在半空中。

    黑衣人将一滴血从玻璃管中取出,滴在贝壳项链上,一道七彩神光射向能量防护罩。

    紧接着屏障消失,他们身后的大军呼啦啦地往前冲......

    陈粟想跟上去看个究竟,却被一团绿色的光团困住,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粟粟回去,美食直播,科普古法厨艺,宣传动植物学,重塑月星生态。】

    “爷爷?是你吗?”陈粟试图从绿色光团中,找到他老人家的身影。

    【如果月星生态继续恶化,这幻境中的一切都将变成现实。】

    【五年里你恶补的动植物学足够了,我们将你送到这里,也是为了挽救这一切,外面那个人就是你的助力,或者说你们相互成就。】

    “爷爷,不打算见我一面,就将这担子放在我身上?”

    【你不用再担心昨天的事情,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发生,你安安心心待在岛上。至于见面,时间到了,自然会再见。】

    “知道了,你们在就成。行了,还请爷爷您老人家送我回去吧。”

    【其实爷爷也没想,这么快见你,都怪外面臭小子。哎呀呀,罢了罢了,都是命运呀!】

    陈粟睁眼就看见陆风蹲在她旁边,眼神透着一分不满,二分哀怨,七分担忧。

    “陆风,拉我一下,脚崴了。”

    陈粟虚弱弱地把自己的手伸出去,搭在陆风的手臂上。

    很棒,伸出的手轻而易举突破屏障,陆风只能在心底吐槽。

    “你晕过去快十分钟了,刚刚怎么会从山坡上滚下来?身上除了脚,还有没有其他地方比较严重?”

    “没有,一言难尽。”

    陈粟用砍骨刀轻轻划破自己的指尖,血滴在陆风的额头上。

    “陆风,你试试把手伸进去。”

    陆风照做,这次他轻而易举就手越过屏障,没有一点阻力,他看向陈粟的眼神充满探究。

    “还真行了。”

    “怎么回事?”

    “我是这座海岛的主人呗。得了,回去吧,这里至少这段时间都别过来了。”